娱乐极品欣赏网手机铃声 | 电影下载 | 经典FLASH MTV | OICQ资料 | 幽默笑话 | 美女写真 | 星座命运 | 搜索大全 | 小说5折热卖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第四十五章 分兵合击


  曙色曦微中,官道上已经渐有早行人,车辚辚,马萧萧。
  葛品扬三人不得不放缓脚步,赶早市买了三匹健马,代步起程。
  在葛品扬沿途与丐帮弟子联络下,一连三天,竟未得到呼拉等一行及白发魔母等的消息。
  葛品扬立时感觉兆头不对,很反常。
  依理推断——
  以丐帮消息之灵通,传讯之快,不论呼拉与白发魔母双方是否已经交手或在那里经过,一定逃不过丐帮耳目。
  既然毫无消息,必是走岔了路。南辕北辙,虽然同是向南,而竟道不同,或者,呼拉等果已经过易容化装。
  蓝继烈倒没有什么着急表示,大约他已受教啦。
  龙女可急在心,形之词色。
  葛品扬只好这样措词了:“不论他们坐车坐船,逃不过丐帮耳目的,总会有发现。看来,我们是回家去玩儿啦。”
  龙女听了这话,总算略安。
  三人渡过伊川、临汝、宝丰,为了抢先赶到武功山,专抄捷径,第四天的黄昏,抵达豫、鄂边界的平靖关。
  这儿是所谓“三关鼎足”之一足。
  因为平靖关的北面是九里关。
  它的南面还有武胜关。
  葛品扬因早上经过桐柏时,当地丐帮弟子也只表示已经收到洛阳发下的紧急通知,却没有什么发现,便怀疑一定有了变化。
  三人经过日夜奔驰,葛品扬主张在此歇憩一宵,顺便换马。
  他是体恤龙女之疲劳,女孩子的体力有限,何况身心交疲。
  另外,他又知蓝继烈身受内伤,尚未完全恢复,只为个性太强,又是驰援老家大事,没有显露出来,越是这样,越是可虑,才如此提议。
  龙女先就嚷了起来:“那怎么行?”
  蓝继烈也道:“我们不能耽搁!”
  葛品扬只好道:“那么我们打了晚尖再说。”
  三人进了一家大昌客栈。
  葛品扬吩咐伙计代换牲口,给了一只元宝,另赏了一锭碎银。
  龙女虽然换了男装,又经葛品扬给她易了容,成了一个面色黝黑的小伙子,可是开口说话仍是娇细女音,所以她一进门,立时就有人注意上了。
  蓝继烈却不管三七二十一,一入座便低头吃喝。
  葛品扬的心事最多,除了忖度呼拉等可能的变化外,尤其使他担心的,还是五大门派的可能遭遇。
  少林,百了禅师以下,高手不少,以他立派悠久的声威,门下弟子之众,或许可保安然无事。
  武当,自“三子”毁在五凤帮之后,谢尘道长虽说“一元指”伤已告复原,实力仍不及少林,如遭蕃僧突袭,可能有所损折。
  黄山白石先生人少力薄,最是堪虑。
  至于王屋派,人指驼叟师徒可能尚在天龙堡。斗老宫既付一炬,又密迩五凤帮,呼拉大约不会也不敢侵犯。
  最最使他担心吊胆的是终南了。娴淑多情的白素华,先天太极玄功已练成了,温柔如水的巫云绢大约早已回一品宫了,她们会预防到突袭么?
  假定蕃僧们入侵,后果实在不堪设想!因为她们都是女流,而蕃僧……
  他不敢再想下去,他希望任何事都不会发生,但无形的压力却始终使他心情沉重,人,都难免有点私心的。
  他本想出去走走,找当地丐帮弟子问问,又想到他一离开,龙女必然跟着,而平靖关只是一个关卡,丐帮没有分舵,于是也就作罢。
  目光一转间,龙女正瞅着他哩。同时,手上还转动着筷子。唔,这丫头捣什么鬼?
  他漫不经心地抓起酒壶,给蓝继烈和龙女分别斟了酒,眼角余光,已飞快地打了周遭一眼。注意力开始着重龙女筷子转动的方向。
  咦!竟是醉魔!面如虾公,很岔眼,难怪引得尤女注意了。
  另外,还有两个汉子与醉魔坐在一个座头上。
  这两个人一个是背向这边,另一个是侧身而坐,似乎很陌生。葛品扬虽一下子弄不清是谁,但知既然和醉魔在一起,十九是四方教中人。
  既然是和醉魔同起同坐的,也不会是什么高明角色。两粒胡椒,麻不倒人。
  只是,他们为何会来到这里?
  醉魔曾在丐帮洛阳分舵与三煞中的锁喉绝手吴良拼得两败俱伤,难道醉奴是为乃师求医求药而来,或者是另有图谋?
  只见醉魔已快成醉猫了。
  突然,他翻着眼,咕噜了几句,虎地站了起来,摇晃着,往外走。
  两个同伴也站起身来,一个丢下一锭银子,相率大步走出。
  三人匆匆扳鞍上马。
  葛品扬反而愣住了。他不认识那两个汉子,那两个汉子也似乎根本没有注意他,只听一阵蹄声响,三骑已经向南奔去。
  马上跟下去,或加以阻截盘诘?
  葛品扬刚站起身子,龙女向他投来询问的眼光。
  他低声告诉她一句:“我们追下去!”
  一旋身间,却瞥见一个中年叫化正在门外目光乱转。
  葛品扬见对方是二结身份,不禁一怔,二结的丐帮弟子亲自出来,可见不平常。
  他忙忙步走上去,一打手势。对方立时面现喜色,掉头走向左面小巷,葛品扬会意,随后跟去。
  二结丐目匆匆行过礼,道:“在下信阳支舵丁一方。”
  葛品扬笑道:“原来是丁舵主,多多辛苦了。”
  丁一方肃声道:“刚接本帮枣阳支舵急讯,昨夜便发现对方可疑行踪,一路指向武当,一路向南!”
  葛品扬心神一紧,沉声道:“两路人数如何?”
  丁一方道:“据敝支舵弟子报称,据指向武当的是七人;向前的却有九人之众,为首的戴着黄色面罩……”
  葛品扬双目一亮,脱口道:“冷必威!”
  丁一方道:“正是,因有人参与过他与五凤帮什么黄衣首婢的文定大礼,故认识他。”
  葛品扬心中一阵刺痛。丁一方又道:“在下所知者仅止如此,他们去向,尚未获得续报。请葛少侠卓裁,一路可能随时有本帮兄弟与少侠联络。”
  葛品扬回过神来,道:“谢谢丁兄关照,容后致意。”
  丁一方连称:“不敢,理所应当。”拱手别去。
  葛品扬心中好生作难。
  敌踪既有眉目,武当岌岌可危。
  黄鹰冷必威居然不避耳目,公然现身,这……
  是先援武当,抑是即刻赶回武功山?
  再三权衡之下,武当方面固然义不容辞,但牯老既有安排,天龙堡又干系师门根本,似乎更是重要,何况龙女与蓝继烈也决不肯中途先援武当的。一顿脚,猛听龙女柔声问道:“怎么样?”
  原来,她已经走了过来。
  蓝继烈也伫立在店门外,伙计已经换好牲口,空辔而待。
  葛品扬一举手:“我们比较一下骑术吧。”他这么故作轻松,也不过是免龙女悬心着急而已。
  武功山。
  朝阳一抹,照映在天龙堡的堡楼顶上。
  堡门紧闭。
  如在平时,一到辰时,堡门早开。
  近半年来,却成门虽设而常关。
  武林人物,都已知道天龙堡与五凤帮间的恩恩怨怨,蓝公烈既已离堡北上,谁还愿来尝“主人外出”的谢客味道?因此,天龙堡已由昔日的车马如龙,高朋满座,形成繁华去后一片冷落了。
  这天,急骤的蹄声,划破了清晨的岑寂。一共九匹健马,直驰堡前。
  当头一骑上,正是黄鹰冷必威。
  随后八骑,是八个一式黄巾包头,黄色颈装的鹰士,想必是黄鹰的属下。
  堡中当然已经闻声惊动了。
  在堡楼轮值的,是天龙八将中的二将和八将。
  由于首将上次传言巫山,没有回堡,其他五将又被龙门棋士派往少林等方面传信,要各派分别挑除境中附近的四方教分支单位,迄未返回,二将和八将就负起了全堡巡察责任。
  当黄鹰冷必威等一行抵达时,二将居高临下,早已看出是五凤帮的人马。
  二将和八将因堡主人天龙堡主已经北上,与五凤帮间的结果如何尚不清楚,当然以敌人看待,立时传令堡众,一面作紧急应变准备,一面由二将扬声发话:“来人可是五凤帮黄鹰主?”
  黄鹰冷必威勒住丝缰,大声道:“正是!”
  二将一沉声道:“黄鹰主率众驾临敞堡有何使命?”
  他以为必是前堡主夫人——五凤帮的太上帮主差遣而来,所以开门见山,查问来意,以便分清敌友更关心堡主的消息。
  黄鹰扬声道:“本座奉敝帮太上之命,有急事面见黑白夫人,请即通报。”
  二将“噢”了一声:“如此请阁下稍待。”
  他又转头大声吩咐:“八弟速即通报二位夫人,转达黄鹰主之来意。”
  同时,他向八将丢眼色。八将当然省得。
  二将又目注堡外,但见那八个黄衣鹰立正在低声咕噜,却一句也听不懂。
  他心中不由起疑,迅忖道:这些鹰士为何在他们鹰主身边,如此随便!
  因他不清楚蕃僧入寇的消息,当然未疑心到蕃僧身上。
  黄鹰意似不耐,催马上前,面纱轻晃,掠目四望。
  二将心中一动,他虽不知黄鹰底细,对他白天也戴着面纱,未免好奇,既为五鹰之首,身手当然可观,于是无话找话,扬声问道:“贵帮太上可好?”
  黄鹰一震,显然猝起感触——他从小由冷面仙子抚养、调教,未尝不知恩大如天,只为一念不释,铤而走险,为了报复葛品扬,迁怒天龙堡,满怀恶念而来,做贼本就心虚,深沉也自多疑,一恐堡中有备;二恐后有追兵,所以失神,随口应道:“托福!”
  二将听出口气冷漠,毫无感情,便知此人不好应付,又问:“敝堡堡主有无拜访贵帮?”
  这,本不应当出口的,二将还是问了。
  黄鹰点头道:“贵堡主现在敝帮。”
  二将既惊,亦喜。
  惊的是天龙堡主已上王屋,十九干戈难免,既在五凤帮,真实情况怎样?
  喜的是堡主总算有了消息。
  他刚要再砌词探问,猛听一个黄衣鹰士向黄鹰低声吼了几句。
  黄鹰一仰面,沉声道:“二位夫人在堡中么?”
  这一问,太没由来,也有失礼貌。
  二将当然不了解黄鹰心情焦急,已沉不住气。
  与黄鹰同行的蕃僧早就主张硬闯,一到即动手杀人放火。
  黄鹰因一则不知堡中虚实,二则想以计诱黑白双娇,兵不血刃,作为挟制工具,三则怵于动手后的后果。他城府深沉,准备不到非动手时不动手,何况连日兼程赶来,抵达武功山时已经天明,动手也有顾虑。这一耽延,蕃僧们就不耐烦了,加以催促。
  黄鹰知道自己现在仍是俎上之肉,寄人篱下,不敢触怒蕃僧。
  所以,他也捺不住了。
  堡楼中的二将刚起怒意,八将匆匆奔回,扬声道:“黄鹰主,敝堡二位夫人有话请教。”
  香风到,果然是黑白双娇上了堡楼。
  黑夫人章曼华叫了一声:“黄鹰主!”
  黄鹰冷必威只好飘身下马,向堡楼拱手道:“本座奉令前来拜候二位夫人。”
  黑夫人道:“贵太上有何吩咐?”
  黄鹰扬声道:“请二位夫人同往王屋一行,天龙堡主刻下亦在本帮!”
  黑夫人向白夫人投去询问的眼光。
  白夫人低声道:“堡主北上时曾吩咐过,我们只须督管堡内的事,不得过问外事,目下情况不明还是慎重些的好。”
  黑夫人于是向堡外道:“知道了,请黄鹰主回报贵太上,我们摒挡一下堡内的事,刻回北上听命。”
  白夫人接口道:“请代致候贵太上,蓝堡主有无什么话托转交代?”
  黄鹰原以为黑白双娇好矇弄的,上次在王屋曾见她俩向冷面仙子唯命是从的表现,认定她俩一听太上有请,必然大开堡门,客气招待。
  不料,情况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,连请入堡中款待的礼数也吝于一尽,不由心中发狠,迅忖道:软的不行,看来非硬上不可!
  身后八个蕃僧自一听黑夫人开口,就直向堡楼瞪眼死看,那份德性,使人恶心。所谓江山好改,本性难移,蕃僧的习性大都如此。
  这不但使黑白双娇立时加深警惕,芳心大震,二将和八将更是怒由心起,恨不得挖掉这些鹰士的贼眼睛。
  黄鹰刚阴沉地笑了一声:“好,那么我们告辞了。想不到鼎鼎有名的天龙堡,竟连白天也紧闭大门,真是可笑,礼貌也太周到了。”
  八个蕃僧却忍不住了。为首的一个怪笑一声:“小子!真没用!早听佛爷的话多好?”话声中,好像八只巨鹰,齐向堡楼飞扑。
  黄鹰一拍马股,马儿负痛,惊嘶狂奔,其他牲口受惊,也掉头飞窜。这是黄鹰因牲口太近堡门,恐为堡众所伤,而牲口是白天所必需,故先把它们惊散。
  人已一声不响,翻身掠上堡楼。
  堡中猝然惊变,二将一声怒叱,埋伏在堡楼前道中的堡众纷纷现身,劲矢齐发。
  天龙堡得有赫赫之名,除了蓝公烈的威望外,强将手下无弱兵,堡中不乏好手,训练有素,惊而不乱。可是,强弩劲矢,阻挡不了一身横练、武功诡异的蕃僧,在蕃僧铁掌轻挥之下,弩箭纷纷四散。
  二将疾喝:“二位夫人且退,此间有我和八弟应付。”喝声未落,已和八将向蕃僧出手截击。
  蕃僧一发凶性,猛不可当,八人联手一击之下,二将和八将就被震得鲜血狂喷,仆身堡楼。
  黑白夫人同声清叱,翻掌应敌。
  堡众一见形势危急,纷纷抢出卫主。
  八个蕃僧,几乎同时集中扑向二位夫人。
  堡中人数再多,也当者披靡,溅血横尸,但仍是前仆后继。
  混乱间,猛听黄鹰喝道:“天龙武学,不过如此。二位夫人,请速束手,免多杀伤!”手起处,就是天龙爪,把两个堡众伤在当场。
  堡众骇呼声中,又有十数人折在八个蕃僧掌下。
  黑白夫人正要拼死出手,黄鹰大叫:“拿活的!”
  为首的蕃僧怪笑道:“美人儿当然要活的,给佛爷乖乖躺下。”
  人已向白夫人柳文姬扑到。
  就在这时——
  一声大吼,如打焦雷:“气煞老夫!水云老儿,快点!”
  话声中,狂飙卷到,劲气四溢,硬生生把为首蕃僧逼得中途翻落。
  两条人影半空回翔,一同坠地。
  震落蕃僧的是八指驼叟聂克威。
  另一个灰袍灰髯、手托旱烟筒的老者,正是太湖水云叟。
  二老好像是由堡外赶回,刚好抵达。
  跟着现身的是铁算盘陈平与大力金刚胡九龄。
  八指驼叟神威凛凛,水云叟举止从容,陈、胡二人怒目横眉,顿使八个蕃僧攻势为之一挫。
  堡众见大援已到,精神陡振,又自紧逼围上。
  水云叟向黑白夫人低声道:“二位嫂夫人清退,这里有老夫与聂老儿料理。”
  黑白夫人虽知是关切好意,由于身为主人,却不便就此撤身。
  八指驼叟转向众敌,吼道:“蓝老儿把看家重担托付给老夫,有种的,冲着老夫来!”
  黄鹰忙招呼蕃僧们,道:“这老头子就是王屋派的八指驼叟。”他大约不认识水云叟,故未提及,沉声道:“各位小心了!”
  他本人则已盯定驼叟,暗暗凝聚一元指功。
  八指驼叟吼了一声:“原来是你这小子?哼哼,以一元指伤了武当……”
  黄鹰“嘿”了一声:“不错,正是本座,该轮到你这老匹夫尝一下了。”
  一元指发!
  堡众为之失色骇呼!
  八指驼叟大怒,翻腕、侧身、探掌,几乎同时动作。
  黑白夫人同时疾闪身形,娇呼:“聂老小心!”
  裂帛响处——
  黄鹰身形一窒,连退三步。
  一元指力打空,他自己左肩反被八指驼叟连衣抓裂,赫然三个血红如桃花的指痕。
  三指弹!
  这是八指驼叟右手失去二指后,苦心练成的绝艺。发无不中,若抓中筋脉穴道,能破真气。
  黄鹰应变得不谓不快,虽然避过正面力道,仍是被余势抓中。
  黄鹰怒极,他,自从一指毁伤武当谢尘道长后,沾沾自负,以为当今五大门派的掌门人也不过如此易与,有心在天龙堡炫露一下,也好让那些蕃僧刮目相看。
  不料,他逞威不成反而吃瘪!
  八指驼叟出名的性烈如火,一发怒,比天龙老人蓝公烈还要火爆吓人。
  五凤帮所加给他师徒的,一把火,斗老宫全毁,使他有家归不得。爱徒小旋风乔龙之死,几乎使他要找蓝公烈拼命,毁去多年友情。谢尘道长之伤,使他对黄鹰冷必威有深刻恶感。现在黄鹰率人来犯天龙堡,且敢对他动手,无一不使此老不杀机狂涌,故才不惜以看家杀手,冒以老凌小之讥,存心立毙黄鹰于掌下。
  黄鹰一声不响,面纱一晃,又闪电出指。
  八指驼叟须眉皆戟,怒眼圆瞪,怒哼:“小子敢尔!”左掌一翻,右手三指又复抓出。
  黄鹰由于已吃过苦头,本能地戒备,闪避极快,双方同时落空。
  黄鹰叫道:“各位大师,还不快上,更待何时?”
  八个蕃僧闻言同声怪笑,一动齐动,各出双掌,十六道车轮般的狂飙卷处,堡众非死即伤。
  水云叟向天龙堡双娇沉声正色道:“二位请退!”
  黑白夫人蹙眉相视。
  白夫人凝声道:“多谢伯伯盛意。今日之事,即使玉石俱焚,愚姐妹也不能弱了堡主威望。”
  水云叟激声道:“正是要二位嫂夫人为公烈兄一生令名珍重,还要老朽多说么?”
  她俩怵然一怔,同声道:“那么多劳伯伯了。”同时撤声退去。
  水云叟水袖一展,脚下行云流水,旱烟筒往腰间一插,双袖齐挥,“流云三叠袖”,劲风如刀,呼啸而出。一面喝道:“汝等退下!”
  八个蕃僧在堡众重重围困之下,如虎入羊群,正杀得兴起,水云叟一到,立即分出二人向他攻来。
  为首的蕃僧凶睛一眨间,大吼:“美人儿哪里去了——”当先向内院扑去。
  另一边八指驼叟一声大吼:“拐来!”大力金刚胡九龄立即脱手飞出狮头拐。
  八指驼叟一拐入手,如虎添翼,一式盘打,风起数丈,顿把黄鹰逼出五丈之外。又大吼一声,挥拐横截那向内院扑去的蕃僧。
  水云叟以一对二,被两个蕃僧缠住,竟无法脱身。
  另外五个蕃僧挥掌震退阴阳算盘陈平与大力金刚胡九龄,呼啸着,一齐向内院扑去。黄鹰一声不响地,也随即跟入。
  堡众死亡过半,欲阻无力。
  陈、胡二人嘴角溢血,顿脚咬牙,正要追向内院,猛听蹄声急骤,瞬即临近堡门。
  刚听得一声促声娇叱:“不好,他们先到了!”
  一条人影已由堡楼之上,日影晔晔中如苍鹰下攫。
  尚未看清形貌,来人空中翻身,头上脚下,半空蹬脚,脚尖至处,血光崩现。
  夹击水云叟的两个蕃僧中的一个连转身都来不及,像滚冬瓜,滚出丈许之外。
  整个脑袋成了稀烂。
  “呜”——地破风声疾,来人身刚落地,右臂一圈,又连吐三掌。
  另一个蕃僧惊魂失神之下,狂吼连声,蹬蹬退出数步,喷出大口鲜血。
  来人一声不响,骈指一点,蕃僧应指倒地。
  眨眼间连挫二僧,举手投足之间,干净利落。
  水云叟讶然注目,说不出话来。
  陈、胡二人喜出望外,惊出意外,上前拱手道:“尊驾是……”
  他俩当然不认识蓝继烈。
  却听娇呼接口道:“是我哥哥!”
  一条人影,由堡楼上飘进堡来。
  来的当然是龙女,由于她是男装,使陈、胡等人为之一怔。
  龙女急声道:“我是家凤呀!怎么……死了这多人,还不赶快……”
  她不及说完,向内院弹身掠去。蓝继烈身如旋风,反而抢越到她的面前。
  陈、胡二人回过神来,呀了一声:“是她!”
  水云叟沉声道:“等下再说!”
  人已掉头转向,向后院疾掠。
  陈、胡二人本是讶异龙女怎会有哥哥?不知如何措词,猛然想到现在是什么时候?忙也向内院掠去了。
  这时,整个天龙堡中一片混乱。
  六个蕃僧,尚不知两个同伴已死,他们几乎一致的目标,是找“黑白双娇”。
  更忘不了见人就杀。
  穿堂入户,不见双娇踪迹,却被八指驼叟等人拼死缠住。
  为首蕃僧,立时分出二人对付驼叟,其他四个,分为四路穷搜。
  在内院深处,黑白夫人十分镇静而从容地取出毒鼠用的信石含入舌底,准备万一不免时,吞下以全清白。
  突然,一声冷笑:“给本座躺下!”
  猝然间,她俩刚要应变,无如来人是先出手再开口,措手不及下,双双被点了晕穴。
  黄影一闪,闪电似的窜入一人,一手一个,挟住双娇,腾身而出,上了屋顶。
  外院中,八指驼叟正被两个蕃僧困住,空自急怒,狂吼声中,狮头拐被一个蕃僧抓住。
  另一个蕃僧狞笑一声,一扬巨灵之掌,击向八指驼叟背心。
  “砰”地一声,如倒了一堵墙。
  倒下的却是下杀手的蕃僧。
  人影乍分,八指驼叟猛奋神功,夺杖旋身。另一个蕃僧刚一失神,背后一声冷笑:“该你了!”
  蕃僧应声仆倒。
  八指驼叟看出是一个紫衣少年突然现身,方自一证,随后掠到的龙女已娇声高呼:“聂伯伯,他是凤儿的哥哥。”
  水云叟也适时赶到,疾声道:“两位夫人呢?”
  龙女促声高呼:“白姨!黑姨!”
  没有回应。
  龙女弹身向内院扑入。
  突然“哞”的一声牛吼,起自堡外。
  接着有人大呼:“牯老,牯老,千万别放走一个!”
  龙女匆匆折出,顿脚叫道:“两位姨姨不见了!”
  大家面面相觑。
  猛听屋顶上一声疾喝:“被人劫走,正向后山驰去,快追!”
  龙女叫了一声:“三师哥!”
  八指驼叟一顿狮头拐,吼道:“好个臭小子,八成是那姓冷的小贼!”
  人已飞身上屋。
  水云叟等相继跟上屋面。
  只见葛品扬正向后山飞掠。
  更看到百十丈外,四个扮成红衣鹰士的蕃僧正向左面山路如箭飞射。
  后山远处,一条黄影,左右各挟一人,已快远出视线之外。
  还用说么?八指驼叟大吼一声:“分两路追赶!那小子逃不上天去,有老夫就够收拾他了!”
  同时与水云叟分向左右两边掠去。
  蓝继烈和龙女却紧跟八指驼叟之后。
  葛品扬一口气追下五里许,毕竟黄鹰先起步,虽然挟着两人,一时仍追之不上。
  翻过后山,更连黄鹰的影子也不见了。
  葛品扬真急了,一头大汗,停步四望,竭力平静自己。
  突然,他听到右首百十丈外,目力不及处传来黄鹰狞厉声音:“你敢动,我先毁了她们!”
  葛品扬心中狂跃,吸息轻声,循声掠去。入目之下,说不出的难言心情。
  天下有这种想不到的巧事?
  只见黄鹰冷必威叉手傲立,黑白夫人平放在他面前,昏迷如睡。
  在他面前丈许处,俏生生地站着的,竟是令凤。
  她,一声不响,平静得出奇,如同泥塑木雕。只有一双清澈的星眸,静静地凝视着黄鹰。那种眼光,有霜刃样的严厉,也有使人心抖的柔和。
  葛品扬觉得有无形的力量,压迫得喘不过气来。
  黄元姐怎会来此?又恰好由后山而来,碰着黄鹰?这不是他深究的问题。
  现在他所想到的是眼前要做的事——
  只要黄鹰对她一翻脸,或对二位夫人有所不利,立即拼命相搏。
  黄鹰面纱抖动了一下,狠声道:“你!再不让开,我就也毙了你!”
  她平静地道:“很好,趁此无人,正好灭口,反正太上只把一元指传给你,我,不过一个……”声哽而止。
  黄鹰声形震颤了一下,截口喝道:“你,快去找那小子去吧!”
  她眼皮一垂道:“你说什么?”
  黄鹰怒叫:“找那姓葛的去!”
  她惨然道:“必威,你不可这么说。”
  “去!”
  “你,何忍……”
  “你不是对他有意吗?在我面前还假惺惺作甚?”
  “必威!你不了解我。”
  “难道你……”
  “名份是太上当着天下武林定的。”
  “哼!那是太上的手段!”
  “那是你不相信她老人家?”
  “至少你是勉强的,心里……”
  “必威,你杀了我吧!”
  她声音满含酸楚,使人心碎。
  葛品扬心潮汹涌,说不出的是怒?是酸?是苦?他几次想奋身扑出,一种意念却使他忍住了,心在滴血,牙齿紧紧的,陷入下唇,也忘了痛,只有麻木的感觉。
  黄鹰面纱抖动,声音发颤:“你,不嫌我?”
  “人贵知心,不关丑妍!”
  “那么,跟我走!”
  “好!到哪儿去?”
  “天涯,海角,何处不可容身?”
  “不!”
  “你?”
  “必威,回去!”
  “不行!”
  “太上很看重你。”
  “不!不!我不能回去,也无面目回去!”
  “回头是岸,并不算迟!”
  他顿脚怒叫:“你是存心逼我?”
  她凄然道:“好,必威,我随你……”
  他感极而泣,双手捂面,低下头去。
  她,目中泪光闪烁,向葛品扬停身之处凄楚幽怨地看了一眼.双目一闭,泪水涔涔而下。
  葛品扬如雷打鸭子,只感到一阵心酸,肠断,眼睁不开,一片迷濛,热泪盈眶……
  这,大概是人性的最高发挥吧?
  她举手拭去泪痕,款款地走向黄鹰,柔声道:“走吧!”
  黄鹰如斗败公鸡,茫然地,踉跄着向前狂奔。
  她一仰面,又低下,紧随身后掠去。
  葛品扬感到全身乏力,茫然如有所失。
  猛听八指驼叟大声吼着:“可恨!可恨!那小子跑到哪儿去了?”
  大约驼叟追岔了路,气得叫骂。
  又听龙女不住喊着:“三师哥,三师哥!”
  葛品扬一挺身,先掠到黑白夫人身边,解了晕穴,才大声应道:“我在这里!两位师母也在这里!”
  只听龙女“呀”了一声,三条人影转眼飞掠而来。
  八指驼叟发怔道:“好小子,有你的,那小子呢?”
  黑白夫人已苏醒过来,赧然起立,相视默然。
  葛品扬道:“我们快回去料理善后吧。”
  龙女叫道:“白姨!黑姨!看,这是凤儿的哥哥!”
  蓝继烈紫面涨红,一拱手,叫了一声:“姨姨!”
  双娇讶然答礼。
  葛品扬遂扼要地说明蓝继烈“归宗”的经过。双娇欣然改容,加之大难过后,喜极而泣。
  八指驼叟一掌拍在蓝继烈铁肩上,叫道:“小子好样的,公烈有子,公烈有子,哈哈……”
  葛品扬又为蓝继烈引见了八指驼叟,行过礼,一行匆匆赶回天龙堡。
  回到堡中,水云叟亦恰好空手而回,追之不及,让四个蕃僧溜了。
  只有葛品扬心中有数,四个蕃僧之所以拼命逃走,还是慑于他模仿牯老所发那特有的一声牛吼。
  这次大劫,天龙堡男女所属,死了三十多人,伤了二十多个,“二将”与“八将”内伤极重,卧床不起。
  蓝继烈拜过蓝氏祖宗牌位后,和堡中男女一一见过。葛品损挂念武当等派的安危,略为进食,随即与蓝继烈兄妹束装就道。
  水云叟表示拟往黄山一行,顺道返回太湖。
  八指驼叟则因陈平、胡九龄二人负伤,仍然留守照顾。
  第三天的黄昏。
  葛品扬和蓝继烈、龙女三骑上了武当。
  “解剑岩”前下马,两个道人匆匆由山上迎了下来。
  葛品扬察言观色,心先放下一半。
  两个道人向葛品扬稽首行礼,一个沉声道:“多谢葛少侠关注……”
  他俩目光又一转,看了蓝继烈与龙女一眼。
  葛品扬少不得引见一下,说明身份。两个道人感激之情,溢于眉宇。
  蓝继烈沉不住气,问道:“那些蕃僧来过了?”
  道人答道:“是的,来过了。”
  葛品扬道:“贵派高手如云,且喜安然无恙。”
  捧得好。
  道人道:“幸得龙门古大侠及时赶到,本派总算未遭多大损折。”
  蓝继烈惑然地看着葛品扬。
  葛品扬心中有数,凭龙门棋士的名头及一身所学,决不能一木支大厦,力挽武当,一定是……
  另一个道人已赧然接口道:“是龙门前辈扮成一位上代高人模样,蕃僧受惊遁走。”
  蓝继烈“嗯”了一声,尚未开口,葛品扬忙道:“如此,请二位道长代为致候贵掌门人,我们告辞了。”
  两个道人同声道:“二位远来,敝掌门吩咐有请。”
  葛品扬拱手道:“彼此不是外人,我等有事在身,就此别过。”
  两个道人满面歉容,殷殷不置。
  三骑下了武当。
  龙女道:“谢尘牛鼻子好大的架子!”
  葛品扬道:“凤妹,你又发……”
  龙女扬起马鞭道:“你敢——”
  蓝继烈闷声道:“别是他们掌门人不在观中吧?”
  葛品扬正色道:“谢尘道长不可能此时离山。”
  龙女哼了一声:“倒是我们干替人着急哩。”
  葛品扬嘘了一口气道:“凤妹,对人要厚道些。”
  龙女叫道:“你说我不厚道?”
  葛品扬摇头道:“你也不想想,凭我们和武当的交情,谢尘道长会吝于亲自出迎么?”
  蓝继烈不解道:“那么为何——”
  葛品扬道:“按着情理,必是谢尘道长受了伤,不能行动。人家名列五大派,这种有损面子的事,自然不会轻易启口,我们何必多所计较。”
  龙女哼道:“就是你懂得人情世故。”猛加一鞭,当先驰去。
  蓝继烈侧面问:“到哪儿去?”
  葛品扬想了一下,尚未开口,龙女突然扭身回头,笑了一声:“当然是终南呀!”
  葛品扬面上一热,作声不得。是嘛,最关情处,被人搔到了。白大姐和巫云绢的倩影,立即涌现脑际。
  一想到可能发生的情况,不禁心如油煎。忍不住也加了一鞭,纵马飞驰。
  他这时,恨不得飞到“一品宫”前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
  旧雨楼·至尊武侠独家推出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