娱乐极品欣赏网手机铃声 | 电影下载 | 经典FLASH MTV | OICQ资料 | 幽默笑话 | 美女写真 | 星座命运 | 搜索大全 | 小说5折热卖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第四十章 此计大妙


  葛品扬被人夹背抓住,如鸭子浮水,耳际风生,直上五六丈,耳中听得分明,半点挣扎不得,心中又惊、又喜,为之啼笑皆非。
  此老未免玩笑得离了谱儿。
  把人悬空抓起,还说什么是绝云气,负青天!
  天风刮面中,白发魔母怒叱入耳:“谁?”声音短而促,好快,似乎人已随着话声到了绝谷边缘。
  葛品扬没有听到抓住自己的人有何回应,风声加急,几乎窒息——被人挟住,星曳下坠,却是作弧形——斜射坠落。
  葛品扬百忙中目光一转,背脊生凉,直冒冷汗。
  原来,不是身落实地,而是投入一处黝黑如漆的深处。
  葛品扬兼任红鹰时,清楚整个五凤帮方圆数十里的地势,甚至一草一木,这时,他已知道被人带入一处峭壁下的绝谷。
  他以为此老地形陌生,一时失足,落错地方,想急叫,张口无声,暗叫:完了,真冤枉!
  突地,他心中又一动,想道:以此老功力之高,决无看错之理,莫非故作惊人之举,考验自己的胆力?意念一闪间,立时沉住气。
  直下百十来丈,不闻落地声息。
  他猛觉被人放下,那人怪声怪气低喝道:“小子听着,老乞婆已气昏了心。我老人家如果出面太早,不能使她口服心服,纵使能够水来土掩,也可能火上加油。老夫布置了几手棋,如被呼拉蕃秃惊觉,见机遁走,必留下后患,而老夫又无法分身,势难兼顾,所以,想派你小子去策应另一个小子,你敢不敢去?”
  葛品扬才知已落实地,却未听到半点声息,虚空直下百多丈,又手挟一人,轻若无物,这是何等造诣!
  他只觉得头有点昏,目有点眩,吸着气,定定神,听完了,忙道:“小子恭候差遣。”
  实在,他顾虑白发魔母在激怒之下大肆凶杀,一个弄不好,连师父天龙老人等人可能都会遭到无情毒手!
  如此,此老是唯一大救星,势非留下策应不可,当然不能让他离开。
  谷底实在太黑了,穷尽目力,也看不清楚对方面目,只看到一些模糊的轮廓——好大的脑袋。
  只听对方哼了一声:“你小子自信不会误事么?兹事体大,你只能办好,不能办坏!……因为关系着你师父和师母的生死呢!”
  葛品扬悚然低声道:“尽其在我,全力以赴!”
  对方大脑袋一晃,喝了一声:“好,听清楚!”
  葛品扬受了“耳提面命”,心情狂跃,不住点头,在大脑袋连晃之下,他又被带出绝谷,略辨方向,飞奔向南。
  在山道里,有暂时的死寂。
  好比狂风暴雨,其来也骤,其去也速。
  一共二十四名鹰士,几乎无一苟存,先后被那两个中年女人惨杀——有的横尸在孤崖之上,有的被她俩随手抛球一样摔落仄窄的青石板山道上。
  一片犬牙交错的孤崖之项,人影幢幢,严阵对峙。
  天山胖瘦双魔并肩而立,死盯着天龙老人等,阴森地一言不发。
  天龙老人须眉戟张,显然怒极,疾视面色凝重、匆匆而来的弄月老人沉声道:“白兄,品扬如何了呢?”
  关切之色溢于眉宇,急待白吟风的回答。
  弄月老人已在现场周围寻查了一遍,甚至连那已被乱石砸成肉饼、乱箭射成刺精的四个轿夫尸体也翻开仔细看过了,虽知葛品扬未曾遭劫,因四面峭壁,除了一边有个无底绝谷外,看不出葛品扬由何处脱身,心情也极沉重,闻言忙缓声道:“刚才听令凤告知,他大约已脱身了!”
  语气含糊而不肯定,天龙老人反而平静下来,叹声道:“这孩子,唉!不论如何,生有人,亡也有骨!”
  双目神光激射,直逼胖瘦双魔,厉声道:“放箭滚石,可是你二人主意?”
  胖魔哼了一声:“是又如何?”
  瘦魔接口道:“那姓葛的小子该死,谁叫他和老妖婆在一起!”
  天龙老人刚长长吁了一口气。
  猛听绝谷之低,传来九子魔母一声凄厉尖啸:“天山两个孽障听着,我老婆子要用本门三绝刑让你们尝个够,才消我心头之恨。”
  声音越来越近,也越刺耳。
  显然魔母已由谷底赶来。
  胖瘦双魔都神色一变,胖魔的满面横肉僵硬地扭动了一下,瘦魔的马脸拉得更长了,都是说不出的难看。
  天龙老人和弄月老人等也感心神震动。
  魔母的凄厉话声固然使人惊心动魄,但主要是“三绝刑”三个字使人肉栗。
  三绝刑是鸠盘门中惨绝人寰、峻酷无比的杀人方式,也是魔教中对付仇敌,处置异己的最毒肉刑。
  法由鸠盘公一脉传下。
  昔年魔母九子入患中原,九个孽子进行杀人比赛,在三绝刑之下,鬼哭神号,闻者胆裂,卒至潼关一会,使中原武林全力以赴敌忾同仇,连不少遗世独立的异人也都纷纷出面出手,这都是因为魔母母子欠债太多,三绝刑引起人神共愤,仇如山积。
  弄月老人忽见胖瘦双魔飞快地交换了一瞥眼光,接着人如闪电,不约而同地弹身而起。
  弄月老人原以为双魔心虚胆怯之下急于逃走,念头犹未转完,却见双魔一声不响,扑向绝谷边沿来。
  原来,双魔竟因听到魔母由绝谷发话,触动杀机。想背城借一,打魔母一个措手不及。
  也只有绝世凶人,才敢采取这种困兽反噬的行动。
  天龙老人正为葛品扬存亡关心,也因听到魔母由谷底发话而感到奇怪——魔母怎会无故入谷?
  双魔身形一动,他大喝一声:“好意思……”
  脆叱继起:“姥姥,防备暗算!”
  人影冒起,联翩扑至。
  正是雅凡等四女。
  瘦魔狞笑一声:“丫头找死!”
  他双掌一合,铁腕双翻。
  雅凡等四女弹身空际,势子甚急,一齐吐气,扬掌硬接。猛觉劈面寒风直透骨髓,机伶伶冷颤之下,真气欲散,再也控制不住,直向谷下栽落。
  瘦魔恻恻阴笑:“老大,一不做,二不休,只管下手!”
  胖魔一声不响,早已双手连扬,好像洒下大片暴雨。
  天龙老人随后起步,迟了一瞬。
  眼看雅凡等四女将遭劫数,急得大喝一声:“何卑鄙乃尔!”
  他毫不迟疑地施展天龙身法,凌空电射,半空疾出“拿云手”,右手抓住雅心后领,左手提起雅真右臂,凌空蹬脚,借力换气,把二女往左胁下一夹,沉气疾下,右掌伸处,又抓住了雅梦右肩,长啸龙吟向三丈外一块突崖射去。
  天龙老人大奋神威,空中救人,下临无地,一身加三人重量,不愧当代一人。如龙夭矫,干净利落之至。
  瘦魔目射凶光,双手一探腰间袋囊,正要对天龙老人下手。
  弄月老人大喝一声:“白吟风在此!”人已到了瘦魔背后,掌风呼啸先到。
  瘦魔被迫旋身吐掌,心中忿恨,铁腕猛振,就下杀手。
  弄月老人关怀老友,情急出手,且对瘦魔一点不敢轻敌,用了十成功力,算定瘦魔非先自救不可,冲势十分迅厉。
  但却未料到瘦魔心藏狡诈。
  他霍然旋身吐掌,却是虚招,趁弄月老人劲力吐出之际,移出丈许,让过掌风正面,铁腕振处,向弄月老人洒出两蓬黑影。
  弄月老人劲道已发,正当浊力刚去、新力未生的眨眼间,未容转念,两蓬黑影已突然如伞张开,幅度广被三丈左右,等于把弄月老人左右闪避及退路完全封死。手法之妙,拿捏之准,可说打人所难防,又稳又狠。
  眼看弄月老人将被大蓬暴雨似的细芒罩没,瘦魔得意地狞笑一声:“白老儿,动手不留情,你自己找的。别怪二爷!”
  话声中,他正要再下杀手,把弄月老人立毙掌下,猛听胖魔闷哼一声,活像屠刀下的断气死猪,整个身形平地飞起,又垂直栽落。
  瘦魔与胖魔搭档多年,一向狼狈为奸,心意相通,动静之间,桴鼓相应,确实是打算趁魔母冒险登崖的机会,以歹毒暗青子打魔母一个措手不及。
  如一得手,不但可泄削耳之恨,更可大振凶威,也除去了心头大患,故下手毒辣。当胖魔循声向魔母下手,打出大蓬“冰魂九寒沙”之时,也正是瘦魔先突袭天龙老人,旋踵间又对付弄月老人之际,而且都以为鸿鹄将获、凶心大喜之际——胖魔哼声入耳,瘦魔便知不妙,猛然扑出急势,旋身应变,刚“嘿”了一声:“老大,怎样了?”
  胖魔已栽落地上,萎缩不起。
  瘦魔大骇,飞身掠去,想扶起胖魔遁走。
  猛听魔母冰冷哼声刺耳:“该轮到我老婆子不留情了,是你自己找的!”
  话出,人现,刷刷指风先到,如蚕吃桑叶。
  瘦魔心寒胆裂,连展天山七禽幻影身法,腾挪闪避。
  不论他如何快,无如棋高一着,缚手缚脚,臂隔、手三里一麻,被指风弹中,护身真气立散。
  天山双魔毕竟不凡、猛吸一口气,居然能自闭血脉,扶起胖魔,捷逾鬼魅地一式“鹰旋”,腾空划弧形,射出四五丈。
  空中换气,还未及变式,又听冷冷两声轻叱:“还想逃?滚下来!”
  却是两个中年妇人……她俩刚才大约也随魔母来到山壁下,这时猛古丁现身在一座突崖之上,正好截住瘦魔去路,四掌一扬之间,狂风旋转如车轮。
  瘦魔厉啸一声,硬生生被逼得翻身倒射,倏地,如枯叶遇风,颓然飘坠。
  魔母连弹三指,分别弹中瘦魔期门、将台、气血囊三大重穴。
  “气血囊”为一身真气与血脉之要枢,任凭功力再高的人,此穴被制,轻则涣散真气,血脉壅阻逆行,一身功力报废;重则立时喷血毙命。
  胖瘦双魔同时砰然跌落地上,成了两条死狗。
  这,不过是前后指顾间事。
  弄月老人虽在“先天太极真气”自生反应之下,勉强护住门户要穴,无奈这种“冰魄九寒沙”本系冰天雪地中千百年凝结于百丈之下的“冰母”,别说五金难比其坚,就是最硬的金刚钻也不值它一击。
  双魔得地利之宜,又深识冰雪之性,以天山独门秘法收集冶炼,成了棱角碎屑,以独门手法打出,加上双魔内力之强,可说无坚不摧。
  当时弄月老人身形连晃,左肩仍中了二三粒九寒沙,顿感左肩麻木,透骨奇寒,迅速蔓延散布。
  刹那间,岂止是麻了半边儿,简直完全失去知觉,好好成了死肉。
  弄月老人的面色一片煞白。眨眼间,又变为铁青色。
  同时,他左肩骤然又起了火热,如被烈火烧过;并且还有如千百支针刺的彻骨奇痛。
  弄月老人一头冷汗,如雨滚落。
  九子魔母一手挟住雅见,满头白发根根直立,悲极、恨极、怒极、气极地切齿詈骂:“真是人十老娘倒栽在奶臭小儿手上了!”
  她又戟指软瘫在地的双魔喝道:“我若不把你两个孽障消遣个够,太对不起自己,也辜负此行了!”
  向两个中年妇人一挥手:“用刑!”
  两个中年妇人互看一眼,似要说话。显然她俩是关心雅凡等四女安危。
  魔母厉声道:“只管做你们的事,先搜他们的身上。四个丫头不识轻重进退,不死也该吃苦的。哼!”
  两个中年妇人当还知道魔母的意思是要搜出“九寒沙”的解药,为了要面子,对四女之生死当作无所谓,其实苦在心里。
  以魔母之自大心性,连五凤帮的大门还未进,正主儿冷心韵犹未见影子,自己手下就先铩了羽,确实挂不住老脸,够难受的。魔母扬声道:“贤婿无恙否?”
  她硬把蓝公烈当作女婿看待。
  天龙老人沉声道:“还算侥幸,只是姑娘们恐怕十分麻烦!”
  这等于说雅心等三女小命难保,或是伤势十分严重。
  魔母疾声道:“不妨,老身自有决断,把三个丫头交给老身就行了。”
  天龙老人扬声喝道:“请接着!”
  人已由山壁一块孤岩上“八步登空”,化为“龙飞九天”凌空直上顶崖,把雅心等三女连串抛过。
  魔母随手接住。
  略一扫视,老脸扭曲着,透出愤怒与窘迫。
  两个中年妇人已迅速地把双魔腰肋与胸前搜过,双魔衣衫随手作蜂舞,她俩由双魔腰间解下两个活扣蟒皮袋,把其中九寒沙全部倾倒在地,怔了一下。一个颤声发话:“未见解药!”
  魔母哼道:“该死东西,用刑!不怕不老实招出!”
  夜空中立时起了凄厉的闷哼与惨呼。
  天龙老人吸了一口气,抢到摇摇欲倒的弄月老人面前。
  他一面取出丹药,一面沉声问:“吟风兄,尚可支持否?”
  弄月老人张目无神,唇动无声,全身颤抖,已是连口噤住,全靠一口护心真气强撑挣命。
  天龙老人本身也正当大耗元气之后,一见弄月老人奄奄一息,老友关怀,说来白吟风也是为自己夫妇而卷入漩涡,万一折身于此,伯仁之死,真是九泉之下,负此良友。
  他吸了一口气,提聚全身真力,毫不考虑地把弄月老人扶住跌坐于地,双掌一按“命门”,一按“百会”,功行掌心,竟想不顾自己危险,拼耗真元,为弄月老人驱除寒毒。
  惨厉的叫声哼声,使人头皮发炸,不忍卒闻。出于胖瘦双魔之口,入于天龙老人之耳,使天龙老人恻然皱眉。
  一瞥之下,心神大震,几乎提不住真气。
  只见双魔眼珠突出眶外,似要掉落滚下。
  鼻孔大张,不住抽搐。
  嘴张舌出,由喉底发出死人断气的呻吟。
  露肉处一片赤紫,肌肉下陷,鼓胀的血脉,如蚯蚓交错。
  天龙老人知道这就是鸠盘门中三绝刑之一的逆血炼魂手法。
  身受此刑的人,全身血液逆行,筋络离位,脏腑牵动,好像万蛇啮心,千箭攒肘,又酸、又痛、又麻,非肉身所可承受,偏偏心中明白,知觉仍在,一口气不断,使人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,较之错骨分筋、五阴截脉更毒辣十倍。
  只要血脉胀到极处,自然爆裂,全身喷射血雨,血尽气不断,让人活受罪,直到全身血已出尽,成了皮包骨的僵尸蜡像才断气。
  魔母正狞视着双魔,连声厉喝:“说不说?”
  实在,双魔想说也无力出声成话了。
  天龙老人仁心侠胆,惨然叫道:“前辈可否接纳公烈一言,先予止刑!”
  魔母本身怒火烧心,全神贯注地对双魔大肆毒手,闻言一怔,回顾间,突然疾声喝道:“贤婿快撒手!”
  同时,挥手连弹。天龙老人辞不及防之下,未及转念,左右肩井使被闭住,神封、商曲继之被制住了。
  他刚惊喝:“前辈意欲如何?”
  魔母已掠身过来,先弹指封了弄月老人奇经八脉。而后,目注蓝公烈,闭目苦笑道:“贤婿,难道老身会加害你?你一时失察,想凭一元指疗伤救友,可知稍迟一瞬,亦将自身难保么?”
  蓝公烈以为魔母恐他为了救人,自伤元气,张目厉声道:“为了朋友,义无反顾,蓝某……”
  魔母挥手道:“贤婚会错意了,可知天山两个孽障所炼的乃是毒中有毒的九阴冰魄,白老头已寒透骨髓,体妄用真气,白老儿将成枯槁之身,被你真力一冲,他人脉凝结无法行功接应,势必心脉震所,岂非反速其死!”
  天龙老人一身冷汗,蹙眉不语。
  魔母又道:“如非老身出手得快,你一行功导气,在你呼吸运转间,白老头体内寒毒乘隙传入,你也难以苟免!”
  天龙老人闭目道:“如此说,白兄无救了?”
  声音一颤,英雄泪下。
  天龙堡主一世之雄,居然坠泪,其恸可知。
  魔母激声道:“并非无救!只是一时之间灵药难得。”
  天龙老人矍然道:“公烈方寸乱矣,忘了眼前就有医圣毒王在,我即刻召唤……”
  魔母讶声道:“司徒求不是已经反出五凤帮了么?”
  天龙卷入无暇多解释,猛运神功,自己震开被闭穴道,发出了一声龙吟长啸。
  啸罢,又道:“此中原由,容再奉告。眼前之事,还请前辈止刑。”
  胖瘦双魔这时已是哼也哼不出来了,五官扭曲,变了形,血脉已快要自行爆裂。
  魔母一挥手!
  两个中年妇人戟指连点,双魔血脉逐渐松弛下去。
  魔母厉笑一声道:“让这两个孽障换口气吧,老身非让他们尝遍‘三绝刑’味道不可,倒看他们熬得多久!”
  天龙老人似乎想开口说什么,魔母向他一叹道:“贤婿是见怪老身用刑么?这两个孽障,罪深孽重,心狠手辣,对这种人不能存妇人之心,恶人自有恶人磨!老身就以恶人自居吧!”
  又向两个中年妇人一挥手,厉声道:“再上刑!”
  右面妇人道:“用阴火熬油,还是顽铁百炼?”
  所谓阴火熬油者,是点七绝阴穴,身受者全身冒汗如油,时冷、时热、时麻、时辣,同样地生死两难,不能忍受。
  顽铁百炼者,先剥皮,再抽筋,复挫骨,然后卸下四肢,挖出脏腑,逐一施行,身受者仍有知觉,只是气不断,比凌迟碎割还要毒辣。天龙老人一横心,正要对胖瘦双魔下手成全,免得他们再多受苦,猛听司徒求一声干咳:“原来是唐老前辈,司徒求有礼了。”
  正是医圣毒王匆匆赶到,向魔母一揖为礼。
  魔母大约一则为了雅凡等四女,二则为了示好蓝公烈,对赶到的医圣毒王居然和颜缓声道:“免了,老身与令师曾有一面之雅,请先看看。”
  又向两个中年妇人喝道:“对胖猪可用明火熬油,对瘦狗先剥了狗皮再说!”
  她两已知魔母用意,恶狠狠地各伸一手,一人一个,夹脖子把双魔抓了起来。
  双魔刚回过一口气来,都是面无人色,狼狈不堪。
  胖魔喘息道:“老二,认命了吧!”
  瘦魔横眉不答。
  那个抓住他的中年妇人右手伸处,已抓去瘦魔头顶上大把乱发,好像连根拔草。
  原来、活剥人皮,是在头顶上先开一缝,注入水银。此物无孔不入,一泻不止,再以手法左右拉开人皮自然褪下。
  或者,把人埋入土坑,只露出一个头,头皮注入水银后,一定奇痒无比,人在土中拼命挣扎,水银下压,人皮自然一寸一寸地由头顶褪落。
  全身就成了一个血人。
  瘦魔目光凶射,但已显得色厉内荏,只是不愿输口。
  胖魔拼命挣出一声:“大爷认了——”
  天龙老人沉声道:“我们这一辈的人,应当没有一个拖泥带水的!”
  胖魔喘声道:“咱们没有解药,如要,必须去问呼拉法王!”
  魔母等皆是一怔。
  天山双魔和呼拉法王之间,怎会有这种“关系”?
  天龙老人大喝道:“二位说明白一点!”
  胖魔凶睛一眨,道:“不妨问一问咱们师妹!”
  越是奇怪了,又怎会与冷心韵牵丝扳藤?
  天龙老人心中一动,正在猜测胖魔言中和言外之意。
  魔母厉笑一声:“不怕两个孽障使诈弄鬼,反正老身是要找冷氏算账,走吧!”
  双魔刚一换眼光,那是一瞥不可捉摸的眼光。
  魔母又冷笑一声:“你两个同去对质吧!”
  一挥手——
  双魔同声惨嗥!
  在魔母虚空一抓之下,双魔琵琶骨洞穿,成了两个血洞。一个中年妇人已由革囊中取出一束牛筋,穿了双魔琵琶骨,如押囚犯,推了就走。
  医圣毒王司徒求已经迅速地为弄月老人与雅凡等四女审察一遍,双眉打结,道:“好厉害!囊中备药不全,此时实在无法!”
  天龙老人一言不发,背起了昏迷的弄月老人。
  一行人刚驰入里许,魔母突然喝道:“谁?”
  破风声疾。
  人影连翩现身。
  一声怪笑:“是要饭的老化子!”
  却是烈火禅乞一马当先,肩一抖,摔下死猪瘟牛一样的蕃僧,轰然有声。
  接着,是懒丐、残丐、风云丐。
  丐帮四大长老全在,如在江湖上发现,足可震撼人心。
  但在九子魔母眼里,却是微不足道。
  懒丐叉手在胸,懒声懒气道:“老幺,好不当人子,把人家的手下鹰犬弄得如此要死不活,你应当像捧着金饭碗一样地奉还人家,才是知宾接客之礼呀。”
  魔母扫了地上着谱一眼,面冷如冰,厉声道:“要饭的还要挡路,讨厌!姓乐的化子头何在?”
  烈火神丐怪笑一声:“帮主和龙门老儿都在忙着陪客,咱们四个也算是五凤帮的客人,主人忙不过来,只好由叫化子坐金銮殿,代表主人迎接啦。”
  他又骨碌眼乱看,道:“老婆子,你手下四个小丫头如何?可是天黑走夜路栽了跟斗?交给我们代劳如何?”
  这真是绵里裹针,骂得够绝,够挖苦了。
  天龙老人虽知龙门棋士有所部署,灵不灵还有问题。
  一听烈火神乞仍是满不在乎他嘴上损人,魔母正当气头上,非杀人泄愤不可,一动手,就难收拾了。
  何况,弄月老人生死关头,不能多所耽搁。忙沉喝道:“诸位不得失礼,速即通报冷氏出迎。”
  魔母目光凶射,重重地哼了一声:“不知死活!陪什么‘客’?大不了多一个陪葬的!”
  她又一指地下蕃僧,喝道:“可是呼拉蕃秃插手管老身的闲事了?”
  四大长老一怔,怎么搞的?难道蕃僧不是魔母一伙的同恶共济?
  残丐一眨眼,厉声道:“老婆子,你也是出过头、露过脸的老一辈,利用这些西域蕃狗来打头阵,大臣屠戮,为何却不认账?卖什么生姜装什么蒜?”
  魔母厉叱一声:“胡说!老身之事,岂容别人伸手?如是呼拉老狗明知故犯老身禁忌,老身自有道理。你们四个化子,等下再看该死不该死吧?”
  向两个中年妇人喝道:“上!”
  她俩昂然前导。
  天龙卷入已知魔母毛了脸,如四大长老不见机,再触其怒,不堪设想,忙大步上前道:“公烈先行一步,恭候高轩。”
  向四大长老看了一眼,当先驰行。
  懒丐忙道:“有请!有请!”
  一行人直奔凤仪峰顶。
  左弯右转,突然,烈火神乞哈哈大笑道:“看!那位老前辈真有趣,这个时候,还要挑灯夜战哩。”
  魔母抬头一看。
  峰移路转,在三十丈外的一座突崖之上,灯笼高悬,映着两个人的侧影,正在凝神对奕。
  下首一个,正是龙门棋士古今同。
  上首一个,正一手支肘,执着一只狗腿,右腿撑在座椅上,正在不时抓着腿。
  最刺目的还是腰间斜插着的一支斑竹旱烟管。烟荷包下垂,在打转悠儿。
  除了紫瘢睑,满头如刺猬的乱发,一身土布粗衣,光赤着脚板外,因只见侧面,大不了是个土老头子,庄稼汉。
  九子魔母倏地止步,满头白发倒立,厉声大叫:“老鬼还没死?”
  瘪唇抖动,目光凶射,可见怒不可遏。
  却见龙门棋士指着枰上乱嚷:“马步飞!威胁上左方太空,先行掠地,取得实力,好棋呀好棋,妙着呀妙着!”
  土老头连啃几口狗肉,两腮乱动,随手甩掉啃光的残骨腿,目注棋局,手摸旱烟管,装着烟,侍立近处的两个侍女已飞快地上来一个,给土老头燃上火。
  只听土老头怪声怪气地:“补断手,成为愚形,长、双、尖、粘、虎,左下角是落了后手,咳咳,值得推敲。酒来。”
  另一个侍女忙着提壶斟酒。
  一对老棋迷,满目棋中术语,根本连眼都未转一下,完全无视于一代女魔头的来到,够气人的,也够绝!
  魔母凶睛连闪,似在考虑,反而一声不响,似乎有点内怯了。
  土老头连连灌酒,双腿乱晃。
  大约棋兴方酣,骚兴又发。
  只听他怪声怪气地吟哦起来:
  “闻道江湖似奕棋,百年血劫不胜悲。
  虎跃龙腾皆后辈,牛鬼蛇神异昔时。
  遥怀潼关金鼓振,又传王屋羽书驰。
  老怀寂寞秋风冷,黑白谁强有所思。”
  吟罢拈起一子,重如千斤地按下。
  龙门棋士显得一惊,不住地以指向下虚点。拈子在手,迟迟难落。那老头却吞云吐雾,状甚自得。
  龙门棋士突然“噢”了一声道:“老前辈,刚才吟的八句,可是新作?”
  那老头哼了一声:“葵花桐子,皆以打油,工部、青莲,无非捣鬼,随口而来,偶有所感,趁兴而作,何分新旧?”
  龙门棋士疾落子,也摇头吟哦道:
  “闻道长安似奕棋,百年世事不胜悲。
  王侯第宅皆新主,文武衣冠异昔时。
  直北关山金鼓振,征西车马羽书驰。
  鱼龙寂寞秋江冷,”
  吟到这里,两人同时拍掌高吟——
  “故国平居有所思。”
  这,本是杜甫《秋兴八首之四》。那老头顺口借韵胡诌,居然煞有介事,切合他的感慨百年,不堪回首身份,既重提当年潼关之事,又切合眼前王屋之情,妙。
  九子魔母咬牙切齿,半晌无言。
  烈火神乞看在眼里,心中好笑,大为佩服古今同的空城计,故布疑兵,先声夺人,已收到敲山震虎之效。
  一面前行,一面笑道:“那位老前辈真是好兴致,难怪古老儿常说嗜奕者,雅人也,看来真是雅人雅事。”
  那老儿已迅速地下了一子。
  龙门棋士大约又头痛了,直是蹙眉。
  那老头笑道:“如果你算是国手,老夫可以称为‘国师’也矣。‘长考’费时,证明棋力已逊了一筹。国手能看三十二路,故虽落子如雨,得之于心,应之于手,半点勉强不得。好比武道,功力高下,分厘之差,强弱立判……”
  这,说给谁听?
  只有九子魔母入耳刺心,窘怒交进。
  她昔年横行,只败于一人之手,刻骨铭心,仇深恨重,当然不会忘记仇人形貌,面对强仇大敌,虽然她自知近二十年来功力大进,对方也不会坐着呀。
  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,势非一战不可。
  只是,此时、此地,出她意外的,大敌竟在王屋出现,且分明已是王屋佳宾贵客,牵一发而动全身,对头一插手管冷心韵的事,就够头疼了。
  当然,如自己和冷心韵动手,对头绝无袖手旁观之理。
  那末,应如何办?
  这,就是她着重考虑之处。
  进,则战。
  本是必胜之兵,一下子起了大变化,变成毫无把握。
  自己以为手下二徒,已足够对付冷面仙子和天山双魔,加上再传弟子——雅凡等四女,可以对付五凤等,横扫五凤帮绰绰有余,挟君临之势,长驱入阁,想不到一切出于意料之外。
  现在,连对方大门尚未进入,雅凡等四女先铩羽,已是狼狈不堪。
  自己本想只凭一人之力,生擒冷氏,扫穴犁庭,杀人泄忿,不料大仇敌会由半路杀出,一个不好,不但仇不能报,恨不能泄,可能全军尽墨,饮恨王屋。
  退,身份攸关,面子丢尽,岂是九子魔母所做的事?
  进难,退亦难,魔母踯躅了。
  一行人脚下仍然前行,眼看即将由那孤崖之下穿过。
  凤仪峰迎面尽现,刚才喇嘛与守门鹰士们溅血横尸的石级之上,本是空空荡荡,突然,金鼓雷鸣,红灯大亮,由黄凤为首,率领其他四凤和青鹰等由坡上现身,款步而下,是那么从容,连衣分五色的鹰士们,也是整整齐齐,分别五列,随后跟着下坡。
  仍是不见太上帮主冷心韵。
  对方已迎接出来,九子魔母凶心又炽,杀机又起。她的狂妄个性,容不得别人这样“若无其事”。
  她一面传声示意那两个中年妇人戒备,一面声注罡气,喝道:“冷心韵何在?请了多少撑腰垫背的人,一概滚出来,我老婆子只凭双掌,为女复仇,不怕多少狐群狗党插手!”
  罡气传音,加上空谷回声,震耳轰轰,字字分明。
  孤崖上传来龙门棋士惊“哦”的声音:“什么人?什么事?老前辈听到没有?”
  老茄茄的声音:“你快下子,岂不闻‘身似蜉蝣游碧落,心如蜩角挂枯枝’?弈者入神,坐照,必须泰山崩于面前色不变,此谓棋品,咳咳。”
  在这种剑拔弩张的气氛下,此老如此老气横秋,死人不管,真使人啼笑皆非。
  九子魔母已成骑虎之势,空自惊怒,无可奈何。
  眨眼间,双方已经照面。
  黄凤肃然仁立,凝声道:“本座以下,恭迎唐老前辈。即请小憩征尘,再聆教益。”
  妙目一转,迅扫天山双魔和昏迷如死的雅凡等四女一眼,神色一紧,沉声道:“贵手下行走不便。古人有言:“敌对之间,不及失力’,不论如何,本帮不会伤及无辜,尽可一旁歇驾。”
  她一挥手:“小心接待。”
  两个黄衣少女应声而出。自黄衣首婢升为令凤后,黄凤另选二婢,即是现在的“大妹”、“二妹”了。她俩与“三妹”、“四妹”一起,意欲上前接下雅凡等四女。
  九子魔母想不到对方会如此不亢不卑,礼周意诚,面对自己,毫无“危疑震撼”之色,不愧为一帮之主。
  由此推测,冷心韵当然更是莫测高深,对今夜之约,必有十分充分准备,不禁更感嘀咕。
  气者,勇之本也,临敌气盛则勇,气弱则惧。
  九子魔母既有重重顾虑,盛气已大挫,神色也和缓下来。
  但真个由对方把雅凡等四女接去么?这也是难堪之事,一挥手,冷声道:“不必,老婆子此来索仇,不是作客,叫冷心韵出来见我。”
  大妹等止步不动。
  黄凤凝声道:“本帮太上有恙在身,未克亲迎,敬请移驾,太上自会扶病接待。”
  人已侧身肃客。
  九子魔母哼了一声:“也好。”
  刚移步,一位鹰士飞驰而来,大呼:“报告。”
  黄凤沉声道:“好没礼貌,何事?”
  鹰士大声道:“域外呼拉法王将到,指名请太上帮生出迎。”
  黄凤沉声道:“知道了,可以回覆:太上有客,在凤仪殿恭候法驾好了。”
  鹰士应声回身。
  魔母突然哼了一声:“站住!”
  鹰士讶然回顾,屹立不动。
  魔母寒声道:“告诉呼拉蕃秃,老身在此,叫他明天再来,老身不喜欢别人干扰!”
  那鹰士略一迟疑,激声道:“蕃和尚曾说是同你一伙的,他们是为你助拳而来……”
  魔母目射冷芒,大喝:“胡说,老身见时要别人助过拳来!快去告诉老蕃秃,老身与他河水不犯井水,叫他自重些。”
  那鹰士悚然应了一声,刚掉头弹身。
  孤崖上又一声大喝:“站住!”
  那鹰士疾收身形,沉声道:“古老有何吩咐!”
  发话的是龙门棋士,他大刺刺地道:“你去告诉呼拉野和尚,他要拍马屁,人家不领情。叫他识相些,夹着尾巴滚回去!老夫在此,何况还有比老夫更高明十倍的大老在此,如他不识相,就只好请他爬回去了!”
  他一侧头,向目注棋枰、喷着烟雾的老头笑道:“牯老,你说是不?”
  老头头也不回,眉毛也不动,手托几颗白棋,摇得格格响地哼道:“多此一问,下棋要紧。不论什么事,这局分了胜败再说。老夫一向是一局未完,天倒不管。咳咳,可以告诉什么拉的和尚一句,如他有雅人资格,欢迎他来杀三盘,老夫在此候着。”
  那鹰士嘘了一口气。
  龙门棋士一面回座,一面挥手吆喝:“听到没有?快去!”
  那鹰士应声飞驰而去。
  龙门棋士手拈黑子,哼道:“牯老,为什么有人放着送上门的大帮手不要?等于放着‘眼’不求个‘活’,成了死棋子。”
  老头“嗯”了一声:“善弈者,置之死地而后生,弃子求胜,也可以说:“我不要帮手,你也不能要帮手’,亦做‘奇’之意也。”
  九子魔母为之气结,白发直立,戟指崖顶叫道:“牯老鬼,我本想和冷氏了结小女之仇后再找你算旧账,你装什么神?做什么鬼?以为我怕了你?来,我们就先结算一下也好!”
  老头纹风未动。
  龙门棋士“呀”了一声:“老夫还以为哪个恁大喉咙?原来是你这老婆子呀,幸会,幸会,牯老,人家要同你老杀一局啦……”
  老头哼了一声:“弈兴正浓,不谈俗事,我叫‘吃’了。”
  九子魔母大怒,骂道:“龙门小子,狗仗人势。昨天老身放了你的生,今天敢对老身装模作样,以为有牯老鬼作护符,杀不了你?”
  龙门棋士一哆嗦,苦着脸道:“牯老,晚辈认输如何?”
  老头哼道:“什么‘如何’?下棋最忌半途而废,你小子恁地没用,真叫老夫遗憾。”
  龙门棋士期期艾艾道:“你老没听到人家要打要杀么?心惊胆颤,哪里还能思考落子?所以,所以只好认输了!”
  老头抛子入钵,旱烟管一敲棋枰,“咄”了一声:“如此没用,真该打杀!”一侧头,向崖下斜睨了一眼,老气横秋地道:“又是你这老婆子,七老八十了,为何还是熬不住寂寞?老夫最不喜欢在下棋时有人聒噪,可恼呀可恼……”
  魔母厉声道:“老鬼休得卖乖,下来见个真章吧!”
  老头慢条斯理地装着烟丝,哼呀道:“老夫偏不下去,说不下去就不下去!”
  好笑,真叫人笑得肚痛。
  魔母笑道:“无耻老鬼!难道要老身上来?”
  老头吸了一口烟,道:“等老夫过足了瘾,再考虑你上来或我下去!”
  这是什么话?
  本来,这是面临狂风暴雨的局面、迅雷急电的形势,不管黄凤等如何冷静,内心自然也是紧张的。
  老头这么一来,偏是他悠闲,泡蘑菇,凝结的空气似乎随着他的烟气飘荡于紧张与松弛之间,等于他的一举一动控制了全场气氛。
  就算魔母不立即发难,老头吸完一袋烟后又如何?
  有人接下魔母的锋锐岂非好事?
  可是黄凤等却仍心内发毛,在扭紧,随着烟气越感沉重的压力。
  如果动上手,大大的不妙!
  因为,所有这些,都是龙门棋士的布局,也即龙门棋士的锦囊妙计。
  那个吸着烟、倚老卖者、以牯老自居的老头,实在即是经过特别加工化装易容的龙门棋士古今同。
  那个以龙门棋士自居的冒牌货呢?则是黑白小圣手赵冠是也。
  师徒俩一吹一唱,巧演双簧,居然十分做工,几可乱真,连九子魔母也被蒙过。
  鱼目混珠,假虽可乱真,可是形势的发展似已弄巧成拙,快要砸锅。
  最后真要动手时,不论古今同下来,或魔母上去,都非露出尾巴不可。
  黄凤等明白。
  龙门棋士和小圣手当然更明白。
  只有九子魔母反而心情混乱,越感不明白了!
  为何?
  冷心韵为何迟迟不现身?
  只有三种可能:
  第一:身有重病。
  第二:怯敌不出。
  第三:另有诡谋。
  本来,以第二点原因最为可能,但眼前所见,来路所经,已证明五凤帮没有一人慑于魔母凶威的了,冷心韵怎会怕她?否定了!
  第一点非见面不能证实。
  第三点,也是魔母现在最迷惑的一点,如有诡谋,何在?这是魔母感到不明白的一方面。牯老为何会恰在此时此地出现?他与冷心韵是何关系?
  也有三种可能?
  第一:不请自来。
  第二:冷心韵邀请而来。
  第三:听说她入关寻仇,专为对付她而来。
  第一点,未免太巧了。
  第二,以牯老之古怪个性,不会接受别人的邀请。谁不知道这老头是蜡烛脾气,不点不亮,想去请他,架子会摆上天哩。
  第三点,最有可能,也使魔母心中既恨又胆怯……因为老怪物如是专为她而来,一定刁钻百出,弄出种种花样折磨她。
  因此,龙门棋士一胆怯,借吸烟转脑筋的举动,别人觉得奇兀,魔母反而感到紧张,准备应付死对头的花样。
  全场一片死寂。
  只有“吧吧”吸烟的声息。
  突然,一阵厉笑,出于魔母之口:“我明白了,好个冒牌货……”
  此言一出,全场失色!
  黄凤以下,好像停止了呼吸。
  心也停止跳动。
  血也凝结不流了。
  小圣手赵冠化装的龙门棋士几乎直跳起来。
  魔母怎会看出破绽的?
  几乎每个人都有这种疑问。
  只有冒充牯老的龙门棋士还能沉得住气,强捺心跳,毫不置意,状若未闻地把旱烟管敲在左掌上震落烟灰。
  九子魔母旋风般飘身而起,向孤崖上扑来。
  黄凤等掩口失声。
  猛地,一声清脆劲叱:“冷心韵在此!”
  九子魔母疾收身形,翻身泻落,戟指崖顶冷笑:“反正逃不了的!”
  冷面仙子一身缟素,略施脂粉,由红灯烛影中款步而来,冉冉现身。
  淡淡的装束,更显出她的高贵冷艳,只是冷如冰,使人肃然。
  在她身后,左右二婢,正是小灵、小慧。
  正主儿出面,难怪魔母回身相对。
  冷面仙子沉声道:“你我之间或有误会,敌友未分,当尽主客之礼。尊你一声唐老前辈,请入座侍茶,用些粗肴淡酒再说如何?”
  同时,她举手肃客。
  九子魔母想起了爱女情天留恨,埋骨黄沙,红颜正姣,早成白骨,多年积怨一朝暴发,悲痛逾恒。
  再想到来时吃了天山双魔暗算,弄得灰头土脸,勾起凶心,面对仇人,更增恨毒,冷笑一声道:“冷心韵,你也有今日,还我女儿吧!或者自绝老身面前,可免受刑辱!”
  语气冷厉,寒透,使人股栗。
  冷面仙子神色不动,沉声道:“老前辈,我辈武林中人,讲究的是恩怨分明,冤有头,债有主,是不是么?”
  魔母厉声道:“既知该死,何必废话?有仇报仇,有冤报冤,你认命吧!”
  冷面仙子也厉声道:“老前辈,不要口舌逼人,自玷身份。冷心韵岂是怕事之辈,只是话要说清,是非分明,才论恩怨!”
  魔母目光凶射,气得发抖道:“冷心韵,你还想死前狡辩?你为了蛾眉善妒,与天山两个孽障阴谋伤害吾女,辱吾女名节,致吾女惨死!还想狡赖么?”
  冷面仙子目光一注胖瘦双魔,神色一惨,凄然道:“往事不堪回首,其中曲折难分。如论妒嫉,女人难免。冷心韵虽自视不凡,当年确有不服令媛之意……”
  魔母喝道:“如此,还不纳命,更待何时?”
  冷面仙子疾声道:“至于玷令媛之名,致令媛之死,冷心韵决未参与其事,亦不屑为之……”
  魔母哼了一声:“好会饰词,真是利口,居然如此大方!你想推脱,难道是天山两个孽障所为?”目光已死盯了胖瘦双魔一眼。
  冷面仙子沉声道:“我二位师兄亦是代人受过,冤沉不白,不过‘曾参与杀人’,为别人造谣中伤而已。”
  魔母连声冷笑:“冷心韵,做人要敢做敢当,两个孽障代‘谁’受过?”
  咄咄逼人,言外之意,呼之欲出……明明是指为冷心韵受过嘛。
  冷面仙子痛苦地叫道:“那要问呼拉法王了!”
  此言一出,魔母等愕然一怔。
  黄凤等虽不清楚太上昔年过节,只知事态严重,也都莫明所以。
  九子魔母厉声道:“岂有此理?老身是何等人物?怎会上你的当?”
  冷面仙子也厉声道:“信不信由你,冷心韵岂是企图卸责、嫁罪于人的人?”
  不错!
  以冷面仙子的个性、身份、地位,昔为天龙夫人,今为太上帮主,如无事实,宁死不会自辱声名。魔母刚一沉吟——
  朗劲话声排空而来:“事实胜于雄辩,一面之词不可靠。蓝公烈正在穷究此事,好得呼拉法王也适逢其会,是非真假,不难追根索源。蓝公烈愿以平生微名,务求告慰令媛于九泉,了结多年心事!”
  天龙老人缓步而来,字字如千钧之重,出于蓝公烈之口,确有一言九鼎感觉。
  九子魔母惨然道:“既然贤婿这么说,老身可以稍待呼拉蕃秃来后再作了断。”
  全场空气刚一松弛。
  冷面仙子沉声道:“前辈远来是客,冷心韵当尽地主之谊,请入内小憩如何?”
  魔母沉声道:“这桩事且放过一边,老身要看看你当作稀客的冒牌货!”
  霍地旋身面对孤崖,冷笑道:“冒充牯老鬼的是谁?既有冒充的胆,当不怕向老身交代!”
  黄凤等又紧张起来。
  连冷面仙子和天龙老人也为龙门棋士担心不已,准备应变。
  本来照龙门棋士周密估计,一切由他安排,目的是想不战而屈人以兵,使九子魔母知难而退,或另约期、约地一战——最好一概归并到中秋之约,可以收到缓兵之效,再作部署,派葛品扬与赵冠上庐山去……
  不料天山双魔矜智自雄,为报割耳之辱,擅作主张,坚持拒敌门外,独断独行,指派黄鹰带领二十四个黄衣鹰士据险埋伏。冷面仙子一则不便过分阻止二位师兄报仇之意,二则也想给魔母一点颜色,就听由双魔自去布置。她却未想到因此反而激怒魔母,寻仇加上挟忿,火上加油,不顾一切,完全已打乱了步骤。
  更未料到魔母突作惊人之语,叫破牯老是冒牌的。
  她是凭什么看出破绽?
  她既不肯罢休,一定要见真章。一动上手,不仅龙门棋士下不了台,在魔母爱愚暴怒之下难逃劫数。同样的,冷面仙子也下不了台,整个五凤帮也下不了台。
  当然,自视甚高、光明正大的天龙老人更是下不了台。
  因此,几乎每个人都有紧迫窒息的感觉。
  事已至此,除了等待暴风雨临头外,谁有办法解开这种尴尬局面?
  孤崖之上——
  小圣手赵冠几乎再也沉不住气。龙门棋士古今同却仍是满不在乎地正在装第三袋烟哩。
  他们师徒俩没有趁空溜走,使黄凤等既佩服,又着急。
  佩服的是他们师徒刚才本可趁魔母与太上对话时猛古丁抽身隐去,而竟不走,如此镇静,常人难及,这似乎可以反证他们货真价实,并不虚心。
  着急的是魔母已箭在弦上,势在必发,眨眼间即将形势突变,他们师徒一定会露出马脚。
  只听龙门棋士——实是小圣手冲着魔母张牙一乐,哈哈笑道:“你这老婆子,真是气疯了心了,说什么疯话?牯老,该露一手让她醒醒了吧?”
  牯老——龙门棋士呵呵怪笑:“老夫生平惯于耍猴子,全靠虚虚实实。老乞婆疯言疯语,大可发笑,你小子只管坐着,看老夫耍宝好了!”
  说着,长长地喷了一口烟,好不舒服适意。
  九子魔母厉笑道:“呸!你瞒得过我?真要我动手剥下你的假面皮?”
  龙门棋士迎面哑笑:“奇怪!老乞婆凭什么疯言疯语?大约是想女儿想得痰涌心窍,真是发了疯是吧!”
  魔母一声刺耳厉啸,使人心胆皆寒。
  啸声中,人已腾空而起。
  龙门棋士纹风不动,连道:“来得好!老夫恭候!”
  天龙老人关心好友,忙跟着纵起,准备接应。
  魔母已经疾如飘风,轻如片羽,直扑孤崖。
  龙门棋士笑道:“老夫指定三丈之内列为禁地,擅闯一步者死!”
  这何异在说梦话?论理,他挟居高临下、以返待劳之有利形势,应当趁魔母未近身前即加突袭,制敌先机,他却是动也勿动。
  他决意任由魔母星跳丸抛,抢上崖顶。
  眼看要糟,魔母反而疾收身形,一指龙门棋士哼了一声:“好大胆子!可惜难逃老身法眼。你可知道,任你装得再好,却不知道自露马脚。牯老鬼二十年前已缺了两颗门牙,大开狗洞,你大约忘了这一点吧!”
  又一戟指,厉声道:“难道还要我动手?”
  龙门棋士恍然大悟。
  天龙老人等也如梦初觉。
  龙门棋士心中暗笑:确实智者千虑,终有一失。我忘了百密中有此一疏!若非我防及万一,今想真会误尽大事,皆由我一人了。
  一瞪眼,大喝道:“三丈了!你小心了,勿怪老夫言之不预!”
  魔母已是恨到极处,怒到极处,竟想亲手把对方抓住,尽情处置,口中冷笑一声:“老身要看看三绝刑下你是什么东西变的!”
  夜空中刚响起天龙老人沉雷大喝:“且慢!”
  九子魔母已身形如电,向龙门棋士扑去。奇事突然发生。
  龙门棋士狂笑继起:“就让你发发凶威吧!”
  魔母飞扑的身形突然隐没不见。
  天龙老人随后掠到。
  那两个中年妇人也在意外惊骇下,向孤崖上扑来。
  天龙老人举手沉声道:“弄的什么玄虚?”
  龙门棋士笑道:
  “国手令名,岂可幸致?”那两个中年妇人已一声不响,向龙门棋士师徒二人弹身飞扑。
  大约她俩以为孤崖上设了陷阱之类,魔母疏忽中伏,所以毫不犹豫,直扑龙门棋士师徒。
  崖顶像个马蹄形,方圆不足十丈,龙门师徒对枰之处偏向东面,两个妇人疾逾飞鸟,就在咫尺之间,眼看已到龙门棋士二丈外,也是同样一闪不见。
  小圣手赵冠本是连心都吊起,准备豁出去了。
  这意外的情况使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  龙门棋士眼一鼓,喝道:“好没出息的小子,不能控制七情,可见棋品火候还差得太多,在天龙师伯,师母面前,也敢放肆?”
  小圣手忙正密肃立。
  他化装成龙门棋士,这一正经,更显得不伦不类,说多怪样有多怪样。
  冷面仙子这时亦已上崖,“噢”了一声:“古老,你到底弄什么鬼?”
  龙门棋士哈哈一笑道:“订穷力竭,狗急跳墙,露了一手黔驴之技……”
  天龙老人双目一亮,讶声道:“难道你把天棋阵参透了?”
  龙门棋士吸了一口气道:“大难方殷,呼拉蕃秃不可力敌,且把他应付了再说吧!”
  信鸽横空,一连四只,回旋下降,一起在冷面仙子头上盘旋。
  一条人影,疾掠而来,老远就疾声叫道:“必威投敌!必威投敌,蕃僧已到,蕃僧已到!”
  十六个字,急如串珠,全场一震。
  来的正是全身浴血的黄衣首婢,也即令凤,已是花容惨白,不成人形,大妹、二妹疾奔上前去搀扶。
  冷面仙子栗声道:“有这种事?到底如何?”
  黄衣首婢缓过一口气,道:“必威先扶葛少侠制了穴道,我代为解开,他突然翻脸,威胁同行,我出言规劝,他就下手,我力不能敌,他……他就走了……”
  这确是出人意外的消息。
  冷面仙子刚才对九子魔母毫无惧色,这时,却面青唇白,摇摇欲倒,小灵、小慧急忙扶住。
  她终于倔强的立定,向围集过来的黄凤等一挥手,斩钉截铁的:“准备应战!”又凄然一叹:“不论必威这孩子如何,谁碰到他,一定要生擒见我。我要问他,是不是人,有良心没有!”
  任她再倔强,也声音抖颤,语气酸楚,双目一闭,痛泪欲下,她实在,太伤心了!
  龙门棋士忙喝:“一切照预定部署准备。公烈兄,你负责照顾嫂夫人,我,只好来个越俎代庖,大权独揽了!”
  江山好改,习性难移,此老仍是不脱诙谐口气。人影如潮水般散开,夜深沉快四更了!

  ------------------
  旧雨楼·至尊武侠独家推出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